2009年9月30日 星期三

解說員日誌~黃耳寄書

約莫一週前,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任職於某公家機構的同學,歷時四天仍未收到該E_mail,於是去電告知同學:「區區數里路,使『黃耳』當日即可往返,貴單位之網路速度遠遠不及『黃耳』!」

----------------

黃耳寄書或稱「黃犬寄書」

《述異記》(南朝梁 任昉)
陸機少時,頗好游獵,在吳豪盛,客獻快犬名曰黃耳;機後仕洛,常將自隨。此犬黠慧能解人語,又嘗借人三百里外,犬識路自還,一日至家。

機羈旅京師,久無家問,因戲語犬曰:「我家絕無書信,汝能齎書馳取消息不?」犬喜搖尾,作聲應之。機試為書,盛以竹筒,繫之犬頸。犬出驛路,疾走向吳,飢則入草噬肉取飽。每經大水,輒依渡者弭耳掉尾向之,其人憐愛,因呼上船。才近岸,犬即騰上,速去如飛。逕至機家,口銜筒作聲示之。機家開筒取書,看畢,犬又向人作聲,如有所求;其家作答書內筒,復繫犬頸。犬既得答,仍馳還洛。計人程五旬,而犬往還才半月。

後犬死,殯之,遣送還葬機村南,去機家二廣記引作五百步,聚土為墳,村人呼為「黃耳塚」。


(~觀光局參山處解說員)

2009年9月28日 星期一

解說員日誌~1234「人」

月初帶團解說時,一位遊客突如其來地發問,他說曾經在某寺廟的對聯上見到1個「人」、2個「人」、3個「人」及4個「人」的中文字,他不清楚2-4個「人」的字如何念。

還真是奇怪呢!當時我是導覽解說地質方面的題材,怎蹦出一道廟宇的問題呢?難不成是解說技巧有待改進抑或不感興趣?!

利用行進間的空檔,回覆了該位遊客的問題,只是讓我感到更好奇的是--在哪間廟看到呀?真想親自去瞧瞧。不過該遊客以「忘了」作推託之詞,司馬昭知心......--踢館。

至於那「1個人、2個人、3個人及4個人」的中文字念法如下圖所示,它們(黑色字與紅色字)之間只是古體字與現代常用字的區別罷了。

2009年9月22日 星期二

解說員日誌~皮雕吊飾

女王頭手工皮雕吊飾

    ▲皮雕吊飾.正面與反面

    ▲皮雕吊飾搭配手提包

雕刻:LKK(不羈)
造型設計:Tedy Chen(宏維)

(~載於野柳地質公園解說員BLOG

2009年9月19日 星期六

旅人~2009米粉槓丸節

2009米粉槓丸節
日期:2009年09月19日(星期六)
地點:新竹市(延平路)

    ▲新竹市政府網站報導

    ▲會場.米粉創意料理比賽

    ▲搭乘米粉槓丸節專車(右上),
    參觀已傳承三代之「東德城米粉」廠製作。

2009年9月12日 星期六

旅人~楊梅一日漫遊

日期:2009年09月12日(星期六)
地點:桃園縣楊梅
行程:
楊梅老街、楊梅國中校長宿舍、龜山頭山、四章堂、江夏堂、750歲老樟樹。詳細行程與景點介紹,請參閱Taiwan Walks〈走讀台灣 〉部落格
時間:09:00楊梅火車站出發
主辦:導遊學友會

      ▲楊梅火車站.站前裝飾藝術作品

      ▲楊梅老街.巴洛克建築

      ▲荒廢的楊梅國中校長宿舍

      ▲龜山頭山.貴山公園

      ▲四章堂

     ▲750歲老樟樹

      ▲江夏堂

2009年9月10日 星期四

旅人~白了頭

這不是深秋的雪白芒花!是韭菜開了花(▼)。


去年冬天,這兒仍是綠油油的一片(▼),曾幾何時已經白了頭?

(攝於 三坑鐵馬道)

2009年9月7日 星期一

旅人~早餐店裡的「MBA」

曾經在一篇MAIL裡閱讀過一個計程車司機是如何用心經營他的生意,例如熟記每個叫車的乘客的嗜好,再次碰面時,不待乘客開口,這位計程車司機已經知道他要到哪裡、習慣閱讀哪份報紙,甚至飲料的選擇。這位用心的計程車司機,當然能夠擄得人(乘客)心,熟客的生意也就越做越多了。

假日的早餐,通常是和午餐一併解決的,因為大家都起得晚。以往為了要挑一家能夠滿足我們家四種胃口的早餐店,簡直傷透腦筋,視「吃早餐」為畏途,很奇妙地,這家遠在5公里外的早餐店竟然解決了我們的困擾。

上個週日,帶著小孩進到店裡,老闆娘馬上說:「早呀!今天比較早喔!」
喔!她指的是內人不是我(今天內人未同行),也確實比往常早了約一個鐘頭。

望著MENU和兒子討論要吃什麼,因為我常吃的是什麼連我自己也不知。(都是內人拎回去的!)
向老闆娘點餐時,老闆娘同時說出XX醬料要多一點,OO醬料要少一點,XO不要放(加入)......,讓我好訝異呀!接著我又說:「另外一份要外帶」,話未說完,老闆娘又說了:「妹妹(小女)要的是OOO,XX不加,OO要多一點,飲料是......。」此時門外剛下車的客人一踏進店裡,老闆娘又倒背如流地說出來人要的早點以及飲料,絲毫不差。

真懷疑老闆娘的腦容量有多少Mega或Giga?除了記性佳之外,老闆娘多了那份「用心」,我想這才是店裡生意門庭若市的最主要原因吧!

2009年9月3日 星期四

旅人~28年後

前些天,參加一個同學會。

臨時接到通知,這回的同學會除了是老同學們的相聚,同時也是當年的導師61歲生日。

距離畢業已有28年,多數的同學是28年來頭一次的再相聚,這當然也包括了我在內。從前在班上名列前矛的幾位,幾乎都是上班族,有的是公務員,有的是教師或是薪水族,反倒是成績中等的幾位,自行創業當上了老闆。有的人,變得斯文許多,但有幾位仍保有當年的頑皮模樣。

席間,大家回憶當年,誰家比較有錢,結果眾人口徑一致--在那個年代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沒有一位同學的家裡稱得上小康,更別奢言富裕。記得當年,為了要吃一頓拜拜(殺豬公),徒步走上五公里的路到市區,只為了省下一趟車資五角(0.5元),這種物資缺乏的生活不是這個年代的小孩所能想像與體會的。

「生日快樂」聲終了後,這一夥人又各自地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只是下一個「28年」,還有幾個人能再聚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