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

旅人~傲慢?

「醫生,我的肚子不舒服,這裡在痛,......。」
醫生滿臉狐疑地說:「哦!消化不良啦!」

「醫生,這種情形之前也發生過,也看過其他醫生,但是其他醫生說是『急性腸胃炎』,......」
不待我講完,那位醫生就丟了一句話:「什麼急性腸胃炎!就只是不消化而已!你只要告訴我症狀就可以了,病名不用你告訴我,我自己看得出來的!懂嗎?!」

那位醫生語氣不佳的「訓斥」幾句後,開了藥,叫我把藥吃下就會好的。無奈地,也只好忍耐地吃完一日份的藥。但是,胃部的疼痛並未因為服下那一日份的藥而有改善,只好千里迢迢趕赴先前診斷為「急性腸胃炎」的診所求診。結果當然是不用說的,不再疼痛、腹瀉了。

******

「醫生,我的胃不舒服,感覺灼熱,已經有半個多月的時間了。」
醫生拿起聽診器在腹部游移了約半分鐘,說:「消化不良!」

「醫生,我最近的飲食很正常,並沒吃奇怪或不消化的東西呀!之前有發生過類似情形,是否有可能是『急性腸胃炎』?或胃出血(曾經的病史)?」
這位身兼某知名醫院肝膽腸胃科主任的醫生以很不屑的口吻說:「你只要告訴我症狀就可以了,病名不用你告訴我,我是醫生,我看得出來!」接著迅速開了幾種消化不良的藥錠把我給「打發」走了。

半個月後,終於排到某教學醫院的腸胃鏡檢查了!
後來呢?當然如我所料的,胃部慢性發炎。

******

最近在看一齣韓劇,內容描寫21世紀的一位外科醫生意外地穿越時空「回」到朝鮮時代所發生的故事。那位受過現代專業醫術的外科醫生,憑著精湛的醫術先後救了幾個垂危的病患;其中,先是頭部受創、溢血凝塊造成昏迷的左相大人,後有因胃部穿孔而絞痛的宮中雜伎。這二名病患,當時御醫診斷為「勞累過度昏倒」以及「腸胃不適(消化不良脹氣)」,且當場斥責那位穿越時空的(現代)醫生的診斷為無稽之談,甚至處處阻撓這位醫術精湛的(現代)醫生行醫、施藥。這是傲慢!權力(權位)的傲慢!

在我的個人故事裡,誤診為「消化不良」的第一位及第二位醫生,不也是傲慢?!專業的傲慢!這種既傲慢又不專業的醫生,充斥於21世紀的今天應該不在少數,如何能覓得「仁醫」,或許只能憑靠運氣二字吧!

2012年6月19日 星期二

旅人~最瞎的投訴

「我要申訴(投訴)!」
一位50餘歲的男子站在廁所洗手檯前,對著穿著制服的機場工作人員拉高嗓門吼著,但是那位工作人員並非機場(航站)所屬員工或外包之清潔人員。

工作人員轉過頭望了一眼,那位男子仍火冒三丈地對著洗手檯嗔怒,嚷著:「我要申訴(投訴)!」。
工作人員:「你要申訴什麼?」
男子:「一個機場竟然沒有一個水龍頭能用!統統都是壞(故障)的!」

工作人員把手往水龍頭下方一伸,豐沛的水直瀉而下,並無那位男子所說的故障情形,於是側過頭對著那位台灣籍男子說:「哪裡壞掉?!你們不要動不動就喊著申訴、申訴的。」
(註:那位丟人現眼的台灣籍男子不會使用感應式龍頭,於是想以「投訴」為藉口讓工作人員「示範」如何使用,進而掩飾自己的無知。)

那位工作人員向我提起此事,他說,現在的台灣人動不動就嚷著要投訴,這都是被政客給慣壞的。上層主管怕被民代修理、怕被更高階刮鬍子,所以只要民眾一投訴,馬上以「民眾觀感不佳」這個藉口處分你,這讓基層公務人員相當難為。

2012年6月17日 星期日

旅人~碎

前些天的連震,原以為只是櫥子裡的幾樣東西倒下而已,沒想到......。

昨天,打算將書房的窗戶打開通風,避免連日的下雨導致室內發霉,走進書房,傻眼了!



滿地盡是震碎的玻璃......。

2012年6月13日 星期三

旅人~震震震

半個月來,接二連三的地震,震得全家人心惶惶。

怎麼說呢,位處環太平洋地震帶的這個島嶼,地震頻仍,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尤其震央幾乎都位在宜蘭、花蓮、台東等地外海。即使震度較強些,但是當震波傳遞到西部時也大大地降低許多,頂多稍為感受到「微微」搖晃罷了。可是這些天的地震,讓人有些不安,原因在於震央太靠近住家了--震央位於新竹縣尖石,距離住家不足15公里之遙。

以昨(13)日傍晚的4.9級地震(如下表)來說,這麼一震,櫥櫃裡的擺飾物品全倒了,連廚房裡懸掛著的砧板、醬料瓶等也都砸了下來,煞是恐怖。原來,感受地震的存在不在於震度有多強,乃在於有多近呀!

2012年6月10日 星期日

旅人~一賠三

「老闆,全部剪短、打薄。」以往,走進理髮店,總是放這麼一句話給理髮師。這麼帥氣俐落的一句話,已經很久沒從口中說出了,以後,應該也沒機會了吧!?

這些年,因為長期輪班的關係,作息不正常,加上敏感性皮膚等因素,髮量不如以往,尤其是「頂頭上『絲』」。每隔一陣子,總會把頭髮給剪短,除了讓自己清爽一番,另一個原因則是「橫(側)生」快於「縱生」,更加突顯上「絲」的不足。我想,這應該是多數中年男子的共憂吧?

幾乎不長白髮的我,前幾年突然冒了一根出來,哇!有如6級地震般的惶恐。開始探究是髮黑素的不足,還是作息不正常引起,或是中醫說的「腎水弱」......。這幾天,後腦勺蹦出一根白髮,對著鏡子想除之而後快,無奈搞不定,只好偏勞太座了。一把小剪刀小心翼翼地剪下了那根「白無常」,拿在手上讓我檢視「證明」確實已經斬除了。「啊!不是一根(白髮)嗎?怎連無辜的三根(黑髮)也一起陪葬了?」太座說:「啊!忘了現在的你,已經到了很在乎那些黑髮的年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