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30日 星期六

旅人~婚前婚後的經典對白(轉載)

收到友人來的mail
頗有意思,轉貼和大家共享。


婚前婚後的經典對白

<結婚前> 往↓看:

他:太好了!我期盼的日子終於來臨了!我都等不及了!
她:我可以反悔嗎?
他:不,你甚至想都別想!
她:你愛我嗎?
他:當然!
她:你會背叛我嗎?
他:不會,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她:你可以吻我一下嗎?
他:當然,絕不可能只有一下!
她:你有可能打我嗎?
他:永遠不可能!
她:我能相信你嗎?

<結婚後> 從下往上看↑

2007年6月29日 星期五

旅人(機場篇)~你要去哪裡?

地點:國際機場入境空橋長廊。
狀況:一對中年夫妻檔在爭辯「入境」還是「出境」。

旅客:「咎捫一勒,哇每出境,每安諾行?」
旅客男操著濃厚的閩南語問我--
他要「出境」,要如何走?

「出境!?你是要出境還是入境?」
男:「出境呀!」
女:「入境啦!」

「你們要去哪裡?要回國嗎?回台灣是嗎?」
男、女:「嘿啦!」
(終於口徑一致,達成共識了。)

「請往前走!」
男:「嘿寫著入境ㄋㄟ!」
(旅客男狐疑的指著標示牌說,上頭寫的是「入境」,質疑我的回答。)

「Go straight!」(已不想對他用"Go ahead"了!)
男:「甘對?」(對嗎?)
女:「就跟你說是入境呀!」
男:「啊妳惦惦啦!」(惱羞成怒,面子掛不住,斥喝身旁的老婆閉嘴!)

除了常被問到「出境、入境」外,「出關、入關」也是常聽到的。
「我要出關,要怎麼走?」
「出關?!」
明明人站在「入境」空橋長廊,卻跑來問我「出關怎麼走」這個蠢問題。
「你們要去哪裡?要回國嗎?回台灣是嗎?」
「嘿呀!我要過(通過)海關,要回家。」

「那是『入關』不是『出關』!」
「我要『出去海關』呀!奈舞冇對?」
(我要『出』去,經過海『關』,哪有說錯?)

唉!"甲番!"(真是老頑固!)
遇到這類的頑固份子,大家都閉嘴懶得理會他,讓他自己去「出關」吧!


註:
以下是常看見的標示
出國--
出國、出境、出關、離境
departure
embarkation

回國--
入國、入境、入關、上陸
arrival
disembarkation

2007年6月27日 星期三

旅人(機場篇)~退稅

時間:上午十時許。
地點:家裡。
狀態:惺忪;大夜班剛下班,補眠中。

電話響起...
「我這裡是○○國稅局,你有一筆多繳(溢繳)的稅可以退,...」
「這麼好唷!我怎麼不知道現在的公務員服務那麼好,還會主動通知退稅?」

「是呀!現在的公務員不比以前...」
「你說你是哪裡呀?」

「我是○○國稅局的○股長!你到底要不要退(稅)呀?」
(聽起來口氣不太好呢!)
「你說你是○○國稅局的○股長,我還是財政部的○科長勒!亂七八糟!想騙人呀!」
口氣不佳地把他頂回去!掛斷電話。

電話再次響起...

「你很混ㄟ!既然是公務員,大白天的不去上班,竟然躲在家裡摸魚,真是亂七八糟!」

哇勒!!
那個詐騙集團(份子)沒詐到錢已經夠倒楣了,反被正牌公務員削一頓,心有不甘,竟然回call罵罵人也爽。

2007年6月26日 星期二

旅人~桃園縣第二屆高山攝影展


展覽日期:2007年6月30日至7月17日 09:00-16:30
另,6月30日14:00 王嘉雄鳥類攝影講座。

地點:平鎮市社教館(平鎮市環南路三段88號)

自行開車路線:中山高->中壢(新屋)交流道->民族路(往中壢市區方向)->右轉環南路,車程約5分鐘。

主辦單位:桃園縣登山運動協會

2007年6月25日 星期一

旅人(機場篇)~申報所得稅

時間:半夜三點。
狀況:電話響起...
「喂!我要問一下今年的免稅額是多少呀?」
「什麼免稅額?」

「就是今年所得稅的免稅額(寬減額)是多少呀?」
「喔,你打錯了唷!」

「你那裡不是○○關稅局嗎?」
「是呀!」

「是,還推(推卸)呀?你這公務員怎當的!?」
「不好意思,你的問題要打『國』稅局,不是打『關』稅局。」

「『國』稅局、『關』稅局,還不都是收稅的,你們為什麼就不能服務(解答)一下,要我打這兒打那兒的!」
「先生,你現在打的『關』稅局是海關,是機場海關!跟所得稅業務無關。」

「『海關』就寫『海關』,幹麻寫『關稅局』呀!」(電話卦斷了...)

這是今年五月申報所得稅期間,碰到的一個狀況。

自從1991年起,海關改制後,名稱也跟著改了,以往的「海關總稅務司署」(海關總署)改成了「關稅總局」、以往的「○○關」變成了「○○關稅局」,甭說民眾搞不清楚「關」稅局是啥東西,連媒體甚至不少公務機關也搞不清楚,所以對外聯繫時,我們都會這麼講:「我這裡是○○關稅局,就是○○機場海關」。

2007年6月23日 星期六

旅人(機場篇)~我會唱國歌

雖然在國際通商口岸待了近二十年,如果你問我:「他們是哪一國人?」一慣地,先是打量、再看膚色,最後還是沒十足把握地揣度這個問題。

如果你問我:「最『怕』哪一國人?」
我會毫不考慮地告訴你:「本國人!」

國人在境外,見了海關或是移民官乖得跟老鼠一樣,可是回到台灣態度就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了!加上本國人的「政治IQ」普遍只有59分(是59/180而不是59/100!),所以我們不敢去碰觸藍綠、族群、省籍甚至國籍這個問題。見過不少旅客在申報單(E/D)的國籍欄填寫「台灣」而被移民官改為「中」、填寫「CHINA」則被改為「ROC」...

如果我問你:「你是哪一國人?」
請不要告訴我:「中華民國!」,也別說:「台灣!」
那...要怎麼回答呢?--「本國人!」
「請問你是本國人嗎?」
「是的!我是本國人!」
這種說法與問法絕對不會招惹或觸怒那些低階「政治IQ」者。一回,通關線上我向一名入境旅客問:「請問你是本國人嗎?」不料該旅客竟然回答:「我會唱國歌喲!我不是偷渡客!」

這幾年,工作性質轉換後,對於辨識哪一國人顯得格外重要,也是勤務之一。見到「二度灼傷」,猜他是東南亞(泰馬)人士;見到「三度灼傷」,猜他是非洲(奈及利亞)人士;見到「SKII」,猜他是東北亞(日韓)人士;見到「金髮白膚還不算高」,猜他是美洲(美國)人士...

昨兒,又聽到入境迎客大廳的鼓譟聲,猜想這回不會又是日本藝人來台撈錢吧?前些天不是剛送走一批?!好奇心驅使下,匿身於群眾中一探究竟。「不認識!」只見一群被策動來接機的小女孩們手裡搖晃著「VITAS」的牌子吶喊尖叫,由於實在太吵了,轉身逃離現場。辦公室同事沒人知道「VITAS」這號人物,憑「金髮白膚還不算高」的外表判定是個美洲人士,為了揭開謎底,進入Google一查,嚇!竟然是來自俄羅斯的高音歌手。

2007年6月19日 星期二

旅人(機場篇)~簽名

因為工作的關係,在機場見到藝人或是重要人物,屬司空見慣沒啥稀奇的,令我比較好奇的是那些所謂的追星族,也佩服他們的消息靈通與鍥而不捨的精神。

前兩天,除了在機場遇見了消瘦不少的阿蠻,還看見寇世勳以及黃韻玲。再前一天,一群追星族的騷動讓我好奇這回又是誰入境了,老實說,我只看到幾個娃娃臉的日本小毛頭入境,至於姓名或啥來歷一無所知也激不起興趣。

友人曾問過我:「難道沒追過星或索取簽名嗎?」
「有的!不過這已經是十幾年前的往事了。」
這個回答引起不少人的好奇,到底是何方神聖竟能讓我這個LKK輕狂過?
我說:「是"季老師"!」
這個名字或許對XY世代的追星族來說,相當陌生。正當她竄紅之際,在中正機場航廈(當時尚無第二航廈)拍戲,中場休息時間,她到速食店啃起漢堡,巧的是正坐在我鄰座。向她表明身分後,她說:「台灣有這麼年輕的海關嗎?」
於是我掏出口袋裡的發票,請她在上頭簽個名。
哇!!我的夢全碎光了!
回家告訴妻子:「怎麼藝人的字普遍那麼難看呀!」
也打從那時候起,不再找藝人簽名--縱使三天兩頭這些藝人從我身邊經過。

有一回,一個剛出道的年輕女藝人入境,我沒刻意去理會這檔事。當她經過海關檢查檯後,旁邊隨行的助理竟然對她說:「怎麼這個海關沒找妳要簽名照呀?!」
眼光投在我身上,好似我成了舊石器時代的山頂洞人呢!

2007年6月15日 星期五

旅人~S=1/2 G T2

自由落體公式S = 1/2 G T2
其中
G為重力加速度,約為9.8 公尺/秒平方,
T為物體自由落下所需時間,單位為秒
在高處自由投下一物體,利用其落下花費時間估算出所在處高度,
這是大家熟悉的物理公式。

昨天,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小女,
竟然翻越2樓陽台到車庫上方只為了撿拾落在屋頂的一顆羽毛球,
當拾獲而喜悅未褪之際,
只聽到一聲巨響--踩塌石棉瓦而墜落地,
臉色嚇得發白的她不發一語,
經過斷層掃描後,確認只有皮肉外傷。

回神後,
她嚷著只有「0.03秒」的時間就落地,當時腦子裡一片空白。
我告訴她是「0.85秒」!

經過6小時觀察後,出院回家了。
因為她的莽撞,讓全家人仰馬翻,
要她抄寫孝經「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100遍以示警惕。

2007年6月12日 星期二

旅人(機場篇)~人骨檢疫

話說一大陸籍旅客詢問「攜帶過世的人的骨頭入境,要辦哪些手續?」

這是第一次接到這種詢問。
拿起電話問海關服務檯,
海關:「是骨灰嗎?」
回:「不!是骨頭!」
海關:「那請你去問檢疫單位--行政院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撥了電話問農委會防檢局,
防檢局:「我這兒指檢疫『動植物』!」
回:「人,不是也屬於『動物』嗎?」
防檢局:「人,要去問衛生署!」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將電話轉了好幾次後,
問:「是骨灰嗎?」
回:「不!是骨頭!」
問:「是剛過世的嗎?」
回:「不!已過世40幾年了!」
答:「如果是骨灰,則無檢疫問題;如果是骨頭,剛過世的要辦理檢疫手續;已過世40幾年的,免辦理檢疫。」

慎重起見,又撥了電話問海關檢查員,
海關檢查員:「這個問題要問稅檯喔!」
我立即反問:「這跟『課稅』無關,為何要問稅檯?」
海關檢查員:「@#&$%^&*...!」

2007年6月4日 星期一

旅人~無花


週日偕家人一早開車上合歡山,打算來個賞花之行。
相較於往年,整個合歡山區,東峰、北峰該是被爭妍鬥豔的杜鵑佔滿山頭才是(上圖),這時候上山應該是花季的尾聲,枝頭上若無花可賞,地上也該殘花片片吧!孰料山上的杜鵑仍含苞未放(下圖右),有點兒失望呢!



今天的合歡山天氣不佳,14度的低溫、冷颼颼雨,整個山頭被霧氣壟罩,毫無視野可言。挑個入門的百岳--石門山走一趟,為此行畫下句點吧!這是小女第一次到這兒,很喘但仍低著頭咬著牙走上來了,告訴她這是她登上的第一座「百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