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8日 星期一

解說員日誌~「吃葷的」上車?

昨日到北海岸的金山獅頭山公園導覽解說。

遠從台中來的遊客多由所謂的「銀髮族」所組成,所以一跨下遊覽車便紛紛問到:「要走多久?有多遠?」這趟路其實頗好走的,但是就怕這些「長輩」們不想走,半路看到涼亭就想藉故休息或折返,於是連拐帶騙地終於把全車的遊客都帶到中正亭,也看到了金山八景之一的「燭臺雙嶼」。

 ▲中正亭
▲燭臺雙嶼

由於司機大哥有交代,中午要到金山老街用餐,傍晚要準時回到台中,所以希望導覽時間能掌握好,並且把客人(遊客)帶回停車場。在中正亭略事休息數分鐘後,提醒遊客們要折返了,於是說:「甲車的朋友,現在請折返,原路走回停車場上車,要到老街用餐了。」這時有一位阿嬤用閩南語對我說:「挖假採ㄋㄟ,乾ㄟ當九掐?」(亦即「我吃素呢,那麼我可以上車嗎?」)啊!原來這位老太太以為我廣播說:「『甲ㄘㄜ』的朋友,現在請上車,要去用餐了。」我當即更正說詞為:「甲車,甲乙丙丁的甲,不是「假採」(吃素)的「假」,甲車的朋友請跟我原路走回停車場上車,準備到老街用餐。
(註:「甲ㄘㄜ」,為閩南語「吃葷」之意)

2010年10月12日 星期二

解說員日誌~悼 野柳地質公園資深解說志工陳良送先生辭世


陳良送先生
民國19年(1930年)生
為交通部觀光局北觀國家風景區、東北角國家風景區,以及野柳地質公園資深解說志工,優秀的表現,多次獲頒表揚。

大家口中的慈祥長者「阿伯」--陳老師,是在觀光局北觀國家風景區及野柳地質公園一同擔任解說志工時認識他的。陳老師不藏私地把所有的解說資料提供給全體解說員參考運用,並無償地為解說志工們講授日語,以及為風景處做日文翻譯及審校,這種精神十足令人敬佩。

多年前,失去一個解說夥伴,這次又失去一位共識多年的解說夥伴、一位摯友、一位慈祥的長者,也失去一位能請益的良師......。今天聽聞陳老師罹癌藥石罔效驟然辭世,心裡相當難過與不捨。

倉促間
找出陳老師的幾張照片
http://picasaweb.google.com/yehliu/SWNPvH#
讓大家緬懷及回憶曾經有過的歲月吧!


~~解說員不羈2010/10/11

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旅人(機場篇)~兩難

由午間新聞中得知這則消息,頗為難過。難過的不是這則新聞報導中的爭執點--送往哪家醫院或不送往哪家醫院,而是當天這名老太太在機場急救時,我目睹了這一幕。

數個月前,調任至新的單位,執勤駐點多、工作項目也繁雜,不過前輩告訴我:緊急傷病患機坪通關列為最優先處理項目,絕對不能耽擱。」經過幾次同事的帶領下,也見識到當有緊急傷病患於入境航班中,機場幾個通關單位如海關、移民署、疾病管制局、航警、醫療中心、機場中央控制中心等皆早早抵達機門口,片刻不敢耽擱,深怕稍有閃失,將被訴以業務疏失而必須扛下所有的責任,最怕的就是被扣以「人命關天」這個大帽子

緊急傷病患機坪通關作業,就海關的立場是檢查行李物品,因為病患的行李將隨救護車直接載走而未經一般旅客通關程序。當面對所謂的「『緊急』傷病患」時,到底要不要檢查其行李或檢查到哪個程度才符合作業規範,一直都是個讓人兩難的課題。或許會有人說,既然是「緊急」,當然以「人命」優先,所以不要因為檢查行李而耽擱送醫;也有人主張,曾有攜毒犯藉由該管道闖關,避免有心人士鑽漏洞,所以仍然要按照規定辦理。如果是你,怎麼做呢?我想,這個答案無異於「父子騎馬」--怎麼做都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