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5日 星期四

旅人~觀光旅遊的「說與不說」

前幾天舉辦的矮靈祭,是賽夏族最重要的祭典。約莫廿幾年前,族人幾乎絕口不提「矮靈」,所以外人一直無法得知這個祭典的傳說、由來的「真相」。

近年來的觀光活動,將台灣各地民俗活動納入,除了傳統節慶之外,原住民的祭典也涵蓋在內,如豐年祭、打耳祭、矮靈祭等。關於矮靈祭的傳說、由來,可以從原住民委員會網站找到相關資料,略以:「矮人調戲夏賽族的婦女,賽夏族人忍無可忍之下,設計讓矮人於回途跌落深淵淹死。賽夏族人雖除去了心頭大患,內心卻感到不安,於是開始祭祀矮人,安撫他們的靈魂,以解彼此的仇恨。」

前陣子,在課堂上聽到某位學員發問關於客家油桐花祭的問題──「老師,我聽說關於油桐有一段『不好』的過去,與『誠實』有關的,老師你知道嗎?」當時那位老師面對該學員的問題只是笑而不答。下課時,我與那位老師私下聊了「關於油桐有一段『不好』的過去」,那位老師對我說:「我知道那段過去。不過,我們做觀光旅遊的,希望將愉快的一面帶給觀光客,至於不愉快的那個部分大可略去不提。」恍然大悟的我,終於明白為何那位老師課在堂上「笑而不答」的原因了。

「不愉快的」、「不好的」,到底該不該對遊客老實說呢?這應該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不過,原住民(賽夏族)都能坦然面對過去如何對付矮人,為何客家人(居住於北部丘陵地者)不願去面對呢?難道說,基於帶給遊客愉快的考量,「真相」就可以「暫時」被忽略或隱瞞?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關於「油桐有一段『不好』的過去」──
早期,日本家具市場需要大量的泡桐做為抽屜板材,於是台灣人(北部丘陵地區)開始搶種泡桐。由於泡桐容易感染簇葉病,因此有些農民只好種植與泡桐相類似的油桐「嘗試取代」泡桐出售(直截說就是「混充」!)。但是油桐的材質無法替代質地良好的泡桐,全被日本人退貨了。之後,油桐樹被棄置於山林,乏人問津,也因失去經濟價值反而活得更好。

2010年11月21日 星期日

星語軒~眾口鑠金?!

近日某商場名人喜得麟兒,不少命理界「眾口」紛紛於媒體闊論長相、財富……等等,盛況不下當年之「金孫、銀孫」。好奇心驅使下,捻筆掐指後,再次見識到命理界的鑠金心態。

四柱
庚寅 正印 傷官
丁亥 偏財 比(劫)
癸酉 -- 偏印
丙辰 正財 正官

根苗花果運勢為沐浴 帝旺 病 養。
吉凶星為金輿 驛馬、金神、劫煞、空无 四空 --。

「根」坐「沐浴」,雖有「印」蔭,少年仍多蹇。
「苗」坐「帝旺」,自坐「驛馬、金神、劫煞、空无」,財源滾滾入,然左手進右手出,未如預期。「偏財」居此柱,唯逢「空无」,故而起運之年,「正印」必遜色。
「花」坐「病」,雖有賢助,唯坐「四空」,仍有待心態調適。
「果」坐「養」,「正財」、「正官」於此限(柱),始有乃父之象。

「命術十誡」之六:「命好處可明言,壞處不可直說,多暗示。」今者,多見前者,後者罕也,如此報喜而不報憂,是否遵恪「十誡」乎?

2010年11月15日 星期一

解說員日誌~崩解作用

風化作用的類型分為物理或機械風化、化學風化以及生物風化:
其中,「物理或機械的風化作用」又稱為「崩解作用(Disintegration)」,也就是使物體的顆粒失去結合力,使岩石由大塊岩碎裂成礫、砂、粉沙等,而風化的最後結果就是變為土壤了。

其影響因子有水分與溫度:
由於水分滲入,產生水解或溶解作用,讓岩石的結構破壞(因水的加入而發生化學作用,分子間作用力因而改變),加上溫度的變化(熱漲冷縮等)而造成崩解或楔裂。垂直型的崩解,外觀如泥裂;水平式的崩解(又稱為頁狀節理剝離),外觀如【圖1】;常見的的崩解,外觀如【圖2】,風化初期如【圖3】。另一種剝離,原理同頁狀節理剝離,但「非水平式」,乃「球形」(或稱球狀),故稱為球狀風化剝離或洋蔥狀剝離,如【圖4】。不論垂直、平行或球狀,其風化作用皆沿著解理面進行。

【圖1】

 【圖2】

 【圖3】

 【圖4】

2010年11月7日 星期日

旅人~現代鸕鶿

鸕鶿幼雛經訓練後,五個月大即可進行捕魚。訓練捕魚時,需用莎草或槁草莖做成圈環套在鸕鶿頸上,使其只能吞下小魚而不能吞下較大的魚。當鸕鶿每次捕到大魚時,漁人取下大魚後餵上一條小魚以資鼓勵多下水捕魚。


經過漫長三週的導遊人員職前課程訓練,除了課堂上的專業領域知識的學習外,戶外導覽的見習以及實務演練(口試)等,讓我更能了解導遊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未受訓上課前,已從朋友口中獲知旅遊界的畸形生態,例如旅行社低價搶團、小費繳庫(旅行社)以及購物導向等等,那時候因為不急著受訓及上線(帶團),所以沒能有深刻印象或感受。

現今的導遊猶如鸕鶿,辛苦帶團的代價(小費)就是捕得的「大」魚,能看卻不能吃,說得更明白就是咬在口中卻嚥不下肚。漁人把這條「大」魚從你口中抽走後,只賞了一條小得可憐、勉強算是塞牙縫的碎屑小魚,因為鸕鶿不足以溫飽,所以更加賣力去捕魚(銷售茶葉、玉器、鑽石等),這就是今天旅遊界的真實面也是殘酷面。

雖然在銷售壓力下,景點介紹不再是第一要務,但是面對非純觀光型態的團體(如文化參訪團、工商參訪團等)時,景點介紹仍有必要以深入型導覽為訴求。那麼導遊在景點介紹上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是導覽員抑或解說員?套句時下的話──「老鼠老虎,傻傻分不清楚。」不難發現部分導遊對數字背誦相當在行,甚至不下於景點解說員,殊不知景點導覽並不在於那一連串的數字,反倒是該景點的深入性或人文性更能打動觀光客。舉「士林官邸」為例,除了總面積、選定年份、入住年份及主人過世年份外,不知其他數字對觀光客有何意義?導覽介紹以較大(顯眼、重要)目標或所具有之特殊性為主,餘「枝節」似毋須刻意強調;倘要深入,不妨針對其中某一點著眼,從歷史面切入,更能讓遊客留下深刻印象。

「實務演練」,其實就是一個帶團導覽的模擬,受訓學員各個緊張得很,除了臨場經驗不足外,對景點的認識不足也是造成緊張的原因之一。某些題目適合扮演「遊覽車上介紹」,某些則適合扮演「實地導覽」;「車上介紹」宜於「演練」時間結束前做個完美的結束,例如以「快到景點為由,請遊客準備好相機及所需物品,準備下車進入景點參觀」做Ending。見到不少學員上台緊張、結巴、景點不熟、不敢正眼看遊客……,今天雖然通過測驗取得資格──可帶團導覽了,倘未能消弭緊張、克服結巴、正眼看遊客,那麼極可能成為「一團」導遊(只帶了一團遊客後就終結導遊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