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1日 星期一

旅人~肉糜與紫

19日,媒體報導:馬總統建議內閣首長用臉書行銷政策。(如下圖)不過,這項「建議」卻讓銓敘部相當尷尬。原因是去年12月8日銓敘部才明文規定,要求公務人員不宜利用上班時間連結臉書、噗浪等社交網站。這也讓在野黨質疑政府官員需要透過臉書才能了解民眾的心聲嗎?!20日,媒體報導: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昨天表示,銓敘部並非要求公務人員「不得」上臉書,銓敘部之函是指:「公務人員不宜於上班時間以公家電腦上網連結臉書、噗浪等社交網站,從事與職務無關之相關網路行為。」

不知這些公務機關的高層知否?公務機關的電腦早就把臉書、噗浪、U2B、即時通、MSN等網站給封鎖了,也就是不論上班或下班時段,想透過公務機關電腦連上這些網站是不可能的。更可笑的是,希望機關首長能多利用臉書等社交網站了解民瘼,殊不知那些機關首長個個都是LKK級(年長者),日常公務之電子公文系統不善操作者眾,甚至連打字也不會的更不在話下。

自從馬先生上任以來,不斷地有「創新」之舉與「驚人」之語,早先已有「何不食肉糜」之譏,如今「公務員上臉書行銷政策」又添一樁。如果再檢視馬先生之前的其他「創舉」--公務員必須通過英文檢定、小學生必須通過游泳檢定,無異於「齊桓公好服紫」之翻版。



----------------
《晉書》卷四〈孝惠帝紀〉:
帝又嘗在華林園,聞蝦蟆聲,謂左右曰:「此鳴者為官乎,私乎?」或對曰:「在官地為官,在私地為私。」及天下荒亂,百姓餓死,帝曰:「何不食肉糜?」其蒙蔽皆此類也。

《韓非子》:
齊桓公好服紫,一國盡服紫。當是時也,五素不得一紫。桓公患之,謂仲曰:「寡人好服紫,紫貴甚,一國百姓好服紫不已,寡人奈何?」管仲曰:「君欲止之,何不試勿衣紫也?謂左右曰:『吾甚惡紫之臭』。」公曰:「諾。」於是左右適有衣紫而進者,公必曰:『少却,吾惡紫臭』。」於是日,郎中莫衣紫;其明日,國中莫衣紫;三日,境中莫衣紫也。

2011年2月10日 星期四

星語軒~坐與向

報載某女子向建商購買預售屋,雙方因「房屋坐向」看法不一致而鬧上法院......。法官函詢台灣地區地理風水兩大門派:某派A指稱,「我國民間一般風俗,決定房屋坐向的基準是以該棟大樓一樓的坐向為基準座向。如該棟大樓一樓為坐西朝東,則從一樓至頂樓,不論同一樓層有幾戶,全部以坐西朝東來論。」某派B指稱,「依八卦九宮方位為論,一:透天厝依一樓為準,屋後為坐,屋前面為向(二、三、四樓都一樣)。二:高樓大廈依風水論叫(蜜蜂窩),每個方向不一,以每個房屋的出門為向,出門的背後為坐」。......兩者並無一致看法。


倘按照上述「某派B」的說法--「以每個房屋的出門為向,出門的背後為坐」,上圖的「出門」在「D1或D2」則「向」有二(西北、東北)?再者,「出門的背後」位於東南及西南則為「坐」?

按「改向不改坐」乃「八宅」說之要義。一房屋之坐向,不因「出門」之位置不同而影響該房屋之「坐」,意即房屋定型後,彼「坐」亦隨之定型,至「向」則因追求吉位(利方)或遷就週遭地形、地勢而有異。如上圖所示,該宅為「坤宅」,坐「西南」,「向」則依宅主擇D1或D2出入而異,若擇D1則「向」東北(艮),倘擇D2則「向」西北(乾)。準此,房屋之坐向絕不因「向」而改變「坐」(坤宅「坐」西南,「坐」西南為坤宅!),也絕非以「出門」(方位)來論斷「坐向」。

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

旅人~換個地方擺夜市

過年期間到處塞車,這幾年讓我不敢出門去和大家玩「擠擠樂」。慶幸的是,小孩不會吵著要我們帶他們出去逛、去湊熱鬧,讓我有個清閒的二天年假。(其他時間要上班呢!)

約莫廿年前,新竹橫山的內灣小村落沒有幾戶人家,除了臺鐵內灣支線小火車勉強吸引幾個遊人,幾乎很少有遊客造訪這個山城--喔!不!是偏僻的小聚落一個。支線上的合興車站(九讚頭),駐足的遊客更是寥寥無幾,屈指可數。
▲合興車站盛開的櫻花

自從經濟部商業司的老街再生計畫在內灣「老街」實施後,這個老街徹底改頭換面,遊人如織、商店林立。原本「住宅」型態的老街一夕間成了「商店」街,山城原有的寧靜不再,夏日午后的山嵐已遠,斜臥在廊間的慵懶貓咪也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喧囂而非熱鬧,昔日的悠閒老街儼然成了另一處「夜市」,販售的商品大同小異,這就是台灣「老街再生」的普遍宿命。
▼▲大年初五的內灣「老街」

2011年2月7日 星期一

旅人~(歐遊記)街頭藝人

在歐洲街頭見到的「搞怪」街頭藝人......

▼▲於法國․蒙馬特․聖心堂

於義大利․米蘭․大教堂

▲於義大利․佛羅倫斯

▼▲於義大利․佛羅倫斯․市政廳廣場

於義大利․羅馬

於義大利羅馬

▼▲於義大利羅馬萬神殿(注意看!沒有「頭」呢!

旅人~13年後歐洲故地重遊

農曆年前,全家跟了團到歐洲一趟。這次的行程,跑了三個國家--法瑞義,與13年前初次到歐洲的行程德法瑞相較,有兩個國家是相同的,還好我的期待並不在重複的城市--巴黎。

故地重遊,不必然會有炒冷飯的心情,畢竟「人」不同,「時」也不同!「人」--團員不同、領隊(導遊)不同、同行成員不同,「時」--季節不同、造訪時的年紀更是不同。翻出13年前的照片相較,明顯的差異在於遊者的年齡,也印證了歲月不饒人。下方這張照片拍攝於瑞士琉森(盧森;Lucerna/Luzern)市區的古城牆東端下,這道古城牆(Muralha;穆拉爾哈)建造於第14世紀,目前僅存800公尺的殘垣,與現代化的都市並容。

兩趟的歐洲遊,不同的是前次使用各國貨幣(德國馬克、法國法郎、瑞士法郎),這次使用的是共同貨幣歐元(瑞士仍使用法郎);前次行程以法國(巴黎)為主,這次以義大利為主;這次的團費幾乎是前次的2倍,物價也變高了許多(以500cc可樂為例,1瓶要價約新台幣120元);之前在巴黎街頭很容易找(買)到「Made in France」或「Made in Italy」的圍巾,此趟所見幾乎是「Made in China」;前次被吉普賽小孩追著跑(包圍乞討、扒竊),這趟則充斥著兜售紀念品的年輕黑人及乞討的年輕吉普賽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