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9日 星期二

星語軒~真的沖(煞)嗎?

日昨,到楊梅一趟。

進(某店家)門前,發現原本的大門入口被換到另一側,內部也經過裝修(如下圖),和主人聊了才知為何突然改方向。主人說,一位「精通」勘輿的朋友告訴他,原先的開門(下圖三"")受到二處沖煞及門前電杆擋住的影響,所以換邊開門,同時也將內部位置對調一下。

這間房子(下圖「宅2」)坐坎,向為「丙火兼巳」,宅位2
一、此宅前之電杆,並非立於宅前正中之處,乃介於「宅1」與「宅2」之間,無「煞」入犯。
二、遠方之「廟」角,所沖之處為「宅3」而非「宅2」,乃因宅向為「丙火兼巳」而非正「午」。
三、左前遠處公寓大樓屋角所沖之處為「宅2」與「宅3」之間,近「宅2」右側。原先正門開於左側可避此「屋角煞」,且有「明鏡」鎮宅化煞,如今正門開於右,正巧迎此煞入犯。

屋主採友人之議,變更「內部」格局並無悖離陽宅之論,唯改正門於右乃犯大忌。陽宅三事:「大門(客廳)、庖廚、主臥室」,首要為大門(客廳),該「精通」勘輿之友人不察宅向,而驟然以「坐」論「向」,實則「堪虞」!


【後記】
數日後,再次經過這家店。這回,大門改回早先的左側了,至於室內格局則維持新的(在左)。主人的說詞是,這幾天正好因為某親戚要蓋房子,所以請了一位「地理師」,於是順便請他來看一下新的格局是否妥適,於是遵照該地理師的指示做調整。

向家人提及這檔事,家人問:「你當初有跟主人提新格局不對的事嗎?」我回:「沒有!因為不想賺他的錢,且他可能也不會讓我賺,就讓他花一筆大數目學個教訓吧!」

2011年3月26日 星期六

解說員日誌~巧遇

今天,在野柳地質公園擔任解說志工。

天氣微雨。

上午有2團預約團,分派給另二位解說員帶進園區導覽,留下我STANDBY。走到園區入口驗票處,等著帶散客作定時導覽。巧的是,遇見導遊班同學李OO帶著團正打算進園區參觀,我的一聲「同學」讓李導覺得驚訝,竟能在這兒相遇。結訓後,他多次到機場送機,CALL我見個面,不巧都碰上我沒當班的日子。這種不期而遇的喜悅,當下就應允為他的團客導覽解說。過程中,他的客人懷疑地問:「你們真的是同學嗎?」呵呵!大概是李導的那張娃娃臉讓團客認為年紀有差,應該不是同學吧?!

下午,依舊站在園區入口驗票處STANDBY。這時卻聽到一位美女導遊對我說:「你是O大哥嗎?」我訝異怎會有人認識我?對眼前這位美女不太有印象呢!這位美女導遊接著對我說:「我是你導遊班的同學陳OO。」哇!又是同學!有夠巧的,竟然一天之內連續遇上二位導遊班的同學。既然如此,當然拔刀相助--幫同學帶團客進園區免費導覽囉!

2011年3月20日 星期日

旅人~3毫侖目

日本海嘯引起的福島第一核電廠爆炸及輻射外洩釋出輻射線,位於核電廠西北30公里附近,測到每小時150微西弗的高輻射量。......一般人在輻射量每小時150微西弗的環境下待7個小時,就超過一般人1年所受輻射量上限的1毫西弗。

或許因為絕多數的民眾沒有接觸過輻射,或是遭受過輻射污染,所以聞「輻」色變,也造成大陸民眾的「搶鹽」、北美地區的「搶碘」。今天一早,在金山老街還聽到居民們在討論碘片發放領到沒、吃了沒,居住在核電廠附近的居民有這種恐慌是可理解的。

依據游離輻射防護法第 7 條規定,雇主依本法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對輻射工作人員實施個別劑量監測,應記錄每一輻射工作人員之職業曝露歷史紀錄,並依規定定期及逐年記錄每一輻射工作人員之職業曝露紀錄。前項紀錄,雇主應自輻射工作人員離職或停止參與輻射工作之日起,至少保存三十年,並至輻射工作人員年齡超過七十五歲。輻射工作人員離職時,雇主應向其提供第一項之紀錄

這次的新聞事件,我翻找出20年前我的「人員體外輻射劑量紀錄表」,上頭紀錄著我曾經遭受的輻射值為3毫侖目。別怕!這只不過是很低的一個數值而已。

2011年3月17日 星期四

旅人~「破百」

當過兵的人都聽過「破百」,也知道「破百」是軍旅生涯的一個關鍵日子。簡單地講,「破百」就是當兵剩下不到100天就要退伍了,也因此,部隊裡常會「優遇」那些「破百」的老兵,比如很操的勤務免了,改值留守的勤務等等。

03/15當天,照常出勤,開著巡邏車把10餘公里長的機場外環道給巡視一遍。中午時間,出勤赴南側機坪處理外交郵袋,隨即又要前往北側機坪出勤,於是拎著剛買來的午餐--牛肉麵,坐在巡邏車裡吃了起來,同事說這樣真辛苦呀!我則回他:「又有誰在機坪吃過牛肉麵的呢?可能只有我吧!」接著遞送公文到二個貨棧,忙完回到本部剛坐定,聽到手機未接的提示聲,看到一則簡訊「你調○課○股了」沒有預警的調動,讓我難以置信,於是趕緊進入內部網站查看人事調動令,辦公室同事及主管也被這張無預警的調動令給嚇了一跳。

昨晚值夜班,按照勤務表,要先開巡邏車巡查貨棧倉庫、機坪等,同事告訴我:「你不用去了,你留在辦公室就好。」稍晚的勤務是登機檢查,也就是進入到機艙內檢查,同事又說:「你不用去了,你留守辦公室接電話就好。」半夜的貨物抽核勤務,也被留在本部。我告訴同事,當年當兵「破百」時,沒能受到「優遇」仍然照表操課,如今只是「畢業」還不是「破百」就享有「優遇」,真是太感激了!

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旅人~運氣大不同(二)

開車習慣地把收音機打開,常聽到一位趙姓主持人聲嘶力竭的說著:「我一直想去阿拉斯加做兩件事,一是看北極光,一是看冰河,……。」

每當這段「廣告詞」竄入耳之際,總是想著「及時」──活在當下,及時做自己想做的事,遲了,有一天會後悔的。我也不想「淪」為那篇電視廣告的主角,到了81歲時才騎個機車環島,當個「不老騎士」。

今天(03/11),電視各大媒體報導著日本8.8級的大地震的消息,也得知茨城縣的鹿島神社(鳥居)在這次地震中倒塌。很喜歡日本的旅遊環境,雖然先後到過日本四趟,依然有再次前往的念頭,而「鹿島」正是其中的誘因之一。這次的強震,讓我來不及看到鹿島神社,頗為遺憾。

因強震而關閉了東京二大機場,於是去電野柳地質公園關切這趟員工旅遊東京行的情形。得知原先排定四梯次的行程,臨時將第二梯次(03/07-03/11)的行程取消而併入第三梯次。冥冥之中,自有老天爺保佑,讓地質公園的員工及解說夥伴們逃過一劫,真是運氣太好了!

旅人~運氣大不同

這陣子的話題,幾乎是圍繞著「吃」。

 好幾個紅色炸彈都擠在上週六這天,原先選擇楊梅那場而捨棄了台北的二場,原因在於這幾年來,到台北的大餐廳赴宴,幾乎都是「吃盤子」。所謂的「吃盤子」就是擺盤漂亮但手藝普通,以及一頓飯下來,服務生為你換了好幾次的碗碟。既然講究的是排場而非食物的美味,那麼就沒有千里迢迢北上赴約的必要,只要「禮數到了就好,露不露臉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赴宴前二日,接到電話力邀到場,盛情難卻下,改赴台北的中午場。原先沒啥食慾的,因為那道看似清清如水的魚翅羹,入口馬上改變了心中的念頭,接連地嚐了幾道菜,發覺廚師對料理確實有用心,包括米糕的軟硬度、湯品的甜度或鹹度、食材沒偷斤減兩等,讓我不虛此行。

週日,傍晚在基隆用餐。服務生的服務熱切、牛排及羊小排的熟度適中,也讓我忍不住在結帳時給服務人員口頭肯定,因為已經有好幾年沒吃到那麼美味的食物了(我指的是「料理」)。前天和基隆朋友提到這家餐廳,讓我很意外的是,朋友之前去用餐所留下的印象不佳,覺得納悶為何落差如此大?推測問題可能出在當天我很早就去用餐,餐廳內不到10人,所以服務人員「有時間」理會我們,廚房的料理臺可以來個慢工出細活,所以用餐的品質會較高,而友人那次正逢用餐尖峰,自然沒有品質可言。

同學邀約吃飯。因為大家都忙,不容易湊出時間,所以我提議去吃當地的牛肉麵。之前吃了幾次,大家都覺得味道還不錯,偏偏和同學去吃的那天,湯頭變稀了。隔了幾天,同學告訴我,那家店最近在整修,很可能那天我們吃到的是「鍋底」。

唉!只能說運氣大不同。

2011年3月1日 星期二

旅人~「八頭木獅」

「八頭木獅」?
哪八頭?
我也不知道呢!......

話說成就花都巴黎之美的塞納河,是旅人必然駐足、留連之地,船遊塞納河也成了旅行團的熱門行程。

問了小孩,有沒有看見「八頭木獅」這四個字?
小孩回我:「有呀!可是,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呢!」
我:「『八頭木獅』就是『BATEAUX-MOUCHES』(巴托‧慕斯)。
小孩回:「還是不明白呀!」
我:「就是遊塞納河的船公司。」


翻開中文版(簡體)的巴黎市區街道圖,怎找不到高居「瞎拼」(shopping)排行榜首的「拉法葉(LA FAYETTE)」百貨公司呢!原來也被「對岸」翻成了「松加有力」(俗不可耐)的「老佛爺」百貨公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