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8日 星期五

旅人~分數,大風吹

看到媒體報導這則「考題出得太難,最後以得分開根號乘以10再加10分,做為最終的分數」,讓我想起了廿、卅年前的大學時代......。

當年的「普通物理學」,授課的是當時國內易經界頗負盛名的一位老師。在授課的過程中,會導入易經的概念,可惜的是,學生都是毛頭小子,豈能參透那深奧的哲理呀!

期末考試,出了四題申論題。
同學們在思考的不是考題的內容,而是如何答題--該寫幾題!這個從來不會是問題的問題竟然發生在我們身上了!怎麼說呢?課堂上,老師說了這世上沒有完人,所以呢,並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全都懂、全會答」,這句話已經在暗示了(喔!不!是明示!)--如果你把四題全答滿了,那鐵定是「死當」(連補考的機會都沒有)!如果只寫了一題則表示用功不足,結局也是死當。到底該如何是好?於是找出了一個依循的方向--只答2題半或是3題,這樣正好符合了這位「怪客」的要求。

學期分數(總成績)如何打呢?那位「怪客」教授說了,只有4種--70、65、59、49分這4種。
70分,是上課時,能回答出他認為「艱深」的問題的,但是全班不會超過5個名額。
65分,是及格的標準給分。
59分,是「念在你還有救的份上」,讓你有機會補考的。至於補考後,要不要讓你及格呢?這位「怪客」他說了「這不是我所能決定的事」。怎麼說呢!因為眾多(幾近全班學生的半數)補考的考卷,他沒那麼多時間一一閱卷,只能「擺支電扇大風吹,吹不走的,就『留下來』(死當)」。
至於可憐的49分,是連讓電扇吹的機會都沒有的。


幾年後,在另一所大學修習「生物化學」這門課,授課的是剛延聘回國的年輕輩教授,所以要求異常嚴格(苛)。
期中考,幾乎4/5的學生都不及格,期末考的成績更是慘不忍睹。按照這種成績,全班只有2人可以過關的,而拿到「續修下學期的課程」門票的同學則不過半。因為是第一年在國內任教,滿腔熱血與抱負,堅持不妥協--要當掉過半數的學生。果真如此,開課的學生數不過門檻,他的飯碗也會不保,最終他還是妥協了--開根號乘以10再加10分,與這篇的報導做法如出一轍。

2011年11月13日 星期日

解說員日誌~再次巧遇熟人

在外地解說導覽時,不意中巧遇熟人,很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今天巧遇的是登山社的賴總幹事伉儷(圖右下)。

2011年11月12日 星期六

解說員日誌~河流下蝕作用

再以新竹縣峨嵋鄉石子溪為例,說明河流下蝕作用。

一般而言,山區河流坡降(陡度)較大,下蝕作用強烈,往往形成深切峽谷,谷坡陡直,谷底全部為河床佔據,多急流險灘,形成V形谷地;而河谷發育的強度及河谷形態與所在地區新構造運動的強度和活動方式有關。當地殼強烈上升,上升速度超過河流下切速度,此時的河谷表現為深切峽谷,谷坡陡直。如圖1、2、3。

▲圖1:河谷深切。

▲圖2:河谷深切。

▲圖3:河谷深切。

當河谷變寬後,發育出曲流或河灘,因地勢平緩,致下蝕作用減緩。如圖4。

▲圖4

當地殼上升緩慢,上升速度小於河流下切速度,則河流下切的同時還發生側蝕,使河谷展寬。如圖5、6。


▲圖5:水流變緩,河道變寬。


▲圖6:河道變寬。

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旅人~「那」吃多了會得高血壓!

「那......,,。」
「那......。」
「。那......,,,。」
「......,那......,那......,那......。」

你是否有發覺,自己一開口就「那......」、「那......」、「那......」的?
就如同古人,開口閉口就「夫......。」、「夫......。」的呢?

以前,剛接觸解說這行時,也常「那......」、「那......」、「那......」的。
一者,仍是個新手,容易緊張;再者,思緒打結,不知道下個主題要講哪個才好,於是猶豫不決而出現了口頭禪「那......、那......、那......」。

今天上課時,講台上的那位講師也「那......、那......、那......」的。讓我不禁想起導遊班裡的那位同學說的--「不要『那......、那......、那......』的,『那』(鈉)吃多了會得高血壓的!」

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旅人~搞烏龍

先前貼的「庫氏兄弟」,還因為搞不清楚為什麼取這個名字兒疑惑。
前天,把牠們帶回家裡養的主人終於開口了--
短毛的(圖左上)叫「庫克」,綽號「酷哥」;
長毛的(圖右上)則叫「顧家」,要牠「看家別亂跑」,不是「庫加」。
唉!
原來是姪子的發音不標準而搞的烏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