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7日 星期日

旅人~「抓交替」

別緊張!也甭發毛!現在還不到七月,這兒也不是講那回事!

話說二個月前,工作場所倒塌後,原先編制內的人員打散到各地支援,真成了分「崩」「離」析。下個月初,預計要恢復營運,所以早早我就將支援人力歸建的簽給送出去了,同時知會了那些支援人員。

多數的支援人員都想提早結束「支援」,歸建原單位,原因以「寄人籬下」這項居首位。當然,也有少部份人員不想歸建,除了被支援單位的勤務並沒有原單位重之外,尚可(暫時)擺脫一些交接下來的陳年爛案以及辦公環境較舒適等等,這些都是因素之一。

二個月的期限將屆滿,人心浮動,聽聞不是所有支援人員皆可歸建,需留下部分人力於該處繼續執勤。再者,六月份例行性的人員輪調,七月份的新進人員投入,到底是誰走、誰留,看來變數頗多。學弟正在思索著,是否主動申請調往台北;除了無需輪班之外,辦公環境佳、每天可穿得漂亮帥氣,不必像藍領一樣辛勞,又是「上級」單位......。哇!真多「不得不去」的理由耶!

「別做白日夢!要看清事實!」身為學長的我對那位學弟潑了冷水。

「你們以為真的是這樣嗎?那兒,有某些部門是進來容易想走難呀!當初要你來時,會『徵詢』你的意見,等你待上半年,到那時想走就沒那麼容易囉!」

「怎麼說?」學弟好奇地問。

「因為某些部門為業務性質特殊部門,必須呈報其他更上級單位,所以,一個蘿蔔一個坑,你想走,卻沒人想去,那麼你就只有永遠沉在那裡的份了,直到有一天,下一個『你』來了,你才能離開。」

「那不成了『抓交替』了嗎!?」另一學弟這麼說。

2012年5月20日 星期日

解說員日誌~馮京馬涼(三)

2007年12月3日曾寫了一篇「解說員日誌~馮京馬涼」,內容講的是到野柳的導遊、領隊對遊客的謬誤解說,其中以林添禎塑像、蕈狀岩、單面山的解說內容最為謬誤或荒誕。

本月份,某大學景觀系主任於媒體發表一篇文章,其中提到「野柳地區之海岸一方面因火山岩層與風浪侵蝕形成特殊單面山之海蝕地形......」(如下圖),讓我看了不禁詫異萬分。一個大學殿堂的教授,發表謬誤之言論,誤導學生、民眾是必然的。其實,教授發表類此言論者,不乏其一人!


無獨有偶的,二年前,本人在「導遊職前訓練」課堂上親耳聽見北部某國立大學教授這麼說的:「野柳的女王頭早就斷了,現在你們看到的是當年被鋸下來,然後再接回去的,只要再等個幾年,當脖子風化得更細的時候,你們就會看見中間插著的那根用來支撐頭部的鐵棒了。」這種危言聳聽的言論,也難怪訓練出解說內容謬誤、荒誕的導遊。

2012年5月19日 星期六

解說員日誌~野柳嬌客

今天在野柳地質公園遇見的嬌客-領角鴞。

2012年5月7日 星期一

解說員日誌~神秘客出現

昨天,在參山國家風景處獅頭山管理站獅山遊客中心擔任志工一日。

成天,遊客詢問度最高的就是「油桐花」!這跟往年情形是相同的。由於油桐花的花期約僅半個月,所以,難以捉摸。雖然前些天仍是花期尖峰,但是,連著數夜的大雨無情地將桐花給打落,要能看到美麗的桐花著實很困難的。

午后,一位遊客佇立在風景處轄區的看板前,我們以為該遊客想了解週遭的交通動線與景點分布,於是趨前詢問,不料該遊客說:「你們這張照片還要不要?」眾人不解其意!接著,她指著上頭的某一張步道照片說:「相片中的人是我本人啦!如果要換下這張照片時,能否將它送給我?」

經她這麼一說,大夥兒趨前端詳,還真是同一個人呢!只不過,歲月催人老,如今站在眼前的與相片中人是有點差別了。

風景處轄區看板(藤坪步道)


 應大家熱情要求,在看板前留個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