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3日 星期四

旅人~七夕小雨

中午,收到專程送來的一個蛋糕,有點受寵若驚。因為沒有預期,應該說,從沒敢奢望任何人會在這個日子送東西給我。算是特別的一次七夕吧!


小時候,父親說七夕當晚會滴個幾滴小雨,我問為何?父親說,那是因為牛郎織女相會時,相擁而泣,所掉下的眼淚

今晚中度颱風天秤肆虐南部地區,我想,牛郎織女在南臺灣應該是哭得唏哩嘩啦才是!期待明天,雨過天晴......。

記得父親還說過一個故事:
私塾裡,一個小朋友成天悶悶不樂,原來是同學們嘲笑他沒有媽媽。老師問明了緣由後,告訴那位小朋友,可以在某天的傍晚時分前去某處,若見到池塘邊出現七隻白鷺鷥,則對著那群白鷺鷥連喊數聲媽媽,這樣就可以見到你的母親了。

那位小朋友按照老師的話在該日的傍晚時分前去,果真見到池塘邊出現七隻白鷺鷥,於是對著那群白鷺鷥連喊數聲媽媽。此時,其中一隻白鷺鷥立即現身為一女子出現在那位小朋友的面前,對那位小朋友說:「為了答謝你的老師讓我們母子相見,請將這個禮物親手交給你的老師。」

小朋友高興地回到私塾,也當面將這個禮物交給老師。老師打開該禮盒後,轟然一把火將手邊的書燒去一半。「不是要答謝嗎?怎會燒起來呢?」我問。

父親說,那七隻白鷺鷥就是七仙女,而么女正是「織女」,因為想念小孩才私自下凡來,沒想到被那位老師給點破(洩漏天機),因此才會將老師手邊的那本「天書」給燒了。原來那本「天書」所記載的是天文與地理各「六十甲子」,而焚毀的那半部正是記載上天的「六十甲子」,也造成後人僅知地上的事,而對於天上的事一無所知。

二則關於七夕的童說,提供給大家做為茶餘飯後的題材。

2012年8月20日 星期一

旅人~不同的解讀

先前收了一Mail,反覆看了幾次。前幾次,都被內文中的「禪學」給拘束了,簡單講就是,內文說什麼就引導讀者往那個方向想,所以成了「一言堂」的解讀模式。

內文中「它只有取彎路,繞道而行,也正因為走彎路,讓它避開了一道道障礙,最終抵達了遙遠的大海。」 這段話,正是令我費思之處。

河流遇到質地較硬的岩層就會選擇「轉彎」--尋找較弱之處繼續前行,如果光就科學角度解讀,自當無誤。該篇,禪家給我們下的解讀是「自然界的一種常態」--遇到障礙就轉彎而終及於大海。讓我反覆思索的是,「為了到達大海,遇到障礙就轉彎」等同於「為達目的,可以放棄原則(原來的直線路徑)」?抑或這麼解讀--為求高升(『到達大海』),可以放棄原則、放棄正義,甚至是不擇手段?如果這麼下定義,也難怪乎這世上的正義、公理殆乎無存!


那篇Mail是這麼寫的......

河流為什麼不走直路
佛學院的一名禪師在上課時把一幅中國地圖展開,問:「這幅圖上的河流有什麼特點?」 「都不是直線,而是彎彎的曲線。」 「為什麼會是這樣呢?也就是說,河流為什麼不走直路,而偏偏要走彎路呢?」禪師繼續問。
 學僧們七嘴八舌地議論開了,有的說,河流走彎路,拉長了河流的流程,河流也因此能擁有更大的流量,當夏季洪水來臨時,河流就不會以水滿為患了;還有的說,由於河流的流程拉長,每個單位河段的流量就相對減少,河水對河床的衝擊力也隨之減弱,這就起了保護河床的作用……。
「你們說的這些都對。」禪師說,「但在我看來,河流不走直路而走彎路,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走彎路是自然界的一種常態,走直路反而是一種非常態,因為河流在前進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障礙,有些障礙是無法逾越的。所以,它只有取彎路,繞道而行,也正因為走彎路,讓它避開了一道道障礙,最終抵達了遙遠的大海。」 說到這裏,禪師突然把話題一轉,說:「其實,人生也是如此,當人們遇到坎坷、挫折時,也要把曲折的人生看做是一種常態,不悲觀失望,不長吁短歎,不停滯不前,把走彎路看成是前行的另一種形式、另一條途徑,這樣你就可以像那些走彎路的河流一樣,抵達那遙遠的人生大海。」 禪悟:把走彎路看成是一種常態,懷著平常心去看待前進中遇到的坎坷和挫折,這就是一幅地圖上收穫的人生啟示。

2012年8月4日 星期六

旅人~入境隨俗

進入四川九寨溝途中的第一晚,下榻於汶川邊上的一家「國際」飯店。

由熱鬧的都會轉入高山峻谷的川蜀之地,沿著汶川邊的新公路前行,眼前不時出現「5.21汶川地震遺址」的告示牌,腦子裡浮現的是那部「唐山大地震」怵目驚心的一幕幕。此時的我,絲毫沒有憑弔故時蜀漢英雄或是欣賞佳景的心情......。

下塌的飯店,築於汶川之陽,外觀尚新,唯前庭植栽有點不類。翌日早餐採自助式的,抱著悠閒的心情進入餐廳,哇!從那兒冒出這麼多的人呀?昨晚在餐廳用餐時,也不過瞧見三桌稀鬆的客人,怎今天湧進黑壓壓的數百人!

取了盤子往那條人龍排隊,好整以暇地思索著要鑷取那些美味可口的菜色。此時,這條龍已扭曲成一條蟲了,隨即長出「百足」,萬頭鑽動、推、擠、搶、嚷樣樣都來了,原先前頭僅十人左右,不料瞬間竄出了數十大漢,不!姑娘也在其中,不分老少......。怎一個悠閒的早餐廳,竟成了菜市場般,那場景直逼大陸「春運」之景。原來,「排隊」這二個字並不適用在這個國家呀!怎辦呢?只能來個入境隨俗,跟他們和在一起玩個「推推樂」吧!這是歷次旅遊經驗裡,唯一遇上的一次蝗蟲過境與向下沉淪的經驗,不知這頓「寶貴」的早餐體驗是否為既定行程表中的其中一站?